请先绑定手机号

资阳·党史人物||革命烈士邓俊

邓俊,又名邓习杰,1909年出生于资阳县丹山镇盘石(今雁江区新场乡公正村),1930年在成都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四川省医学专科学校支部书记、成都市东区区委书记。1933年11月2日,邓俊因叛徒出卖,不幸被捕,11月21日在成都壮烈牺牲,时年24岁。

邓俊少年时期是在家乡度过的,其父邓京声曾拥田地10余亩,家境较为富裕。邓俊少年时性格倔强,每逢家里宴请地主豪绅时,从不逢迎,更不跪拜。为此,他曾多次受到父亲的责骂。但他的母亲乐善好施、宽厚待人的品格却对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他对贫穷的亲朋邻里很和气,相处甚好,在邻里和同学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1924年,邓俊从盘石小学毕业,考入资阳县立中学,因其成绩优异,获得学校减免学费的奖励,这更加激发了他努力学习的热情,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深受老师的喜爱。

20年代的中国,袁世凯当了大总统,军阀混战,时局变化不定。破除封建旧习,新文化运动蓬勃开展,国家的前途命运引起国人的极大关注,各种新的思想不断传入,邓俊开始关心起国家的前途和命运。1925年3月12日,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在北京逝世。消息传来,学校举行了盛大的哀悼活动。邓俊在老师的帮助下,登台发言,对孙中山先生的功绩给予了高度评价,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废除了封建帝制,各种新思想的传入,唤醒了民众。他的发言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的称赞。此后,在紧张的学习之余,他开始阅读进步书刊,坚持写读书笔记,抒发个人的感想体会,抨击腐败政治和黑暗的现实,在与人交谈时,也不时慷慨激昂。

邓俊的言行辗转传到了家里,让他父亲特别担心。为约束他的言行,邓京生强逼他与一万姓女子结婚。对此,邓俊丝毫没有减少向往新生活的热情,婚后不久,他即离家出走。

1927年,邓俊在重庆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29年10月,邓俊在共青团四川省委机关负责油印工作,由团省委秘书长梁佐华直接领导,为了免遭敌人的破坏,邓俊一人独自居住在团省委机关外一间不到8平方米的小楼里,室内只有1张床、1张桌子和1条长凳。邓俊在煤油灯下努力工作,整天伏案刻写蜡纸、油印党团文件和宣传材料。当时从事地下工作,没有工资,从省委书记到全体工作每人每月只领生活费5元,不在机关内搭伙食,每人每月也只多加1元。微薄的生活费,不得不让邓俊处处精打细算,节省开支,经常是咸菜下饭,最好也不过豆花饭而已,有时候就吃几根红苕过1天。至于吃肉那就更困难了,邓俊给自己规定每半个月打1次“牙祭”——吃一份回锅肉。他常常对人说:“庙里和尚也不吃肉嘛。他们拜菩萨,我们为革命。若革命成功,大家都幸福,将来天天吃回锅肉。”

邓俊家庭虽然较为富裕,但他参加革命工作以后,按照党的纪律,与家庭断绝了音信,经济上得不到一点帮助。邓俊经常穿的是一件褪色的蓝布长衫,冬天没有棉衣就把所有的旧衣服穿在里面,每年春、夏、秋三季基本都穿草鞋,冬天没钱买棉鞋,就只有买旧布鞋穿。寒冬腊月,邓俊手脚都长冻疮,裂口出血,但仍照常坚持工作。在十分困难的情况和危险的环境里,他始终坚信,今天的奋斗,就是为了明天的胜利。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推翻了沙皇统治,建立了苏维埃共和国,他坚信中国革命也一定会取得胜利,建立共和国,邓俊对革命的前途充满了信心,经常情不自禁地轻声唱:“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能实现!”

1930年,在李立三“左”倾错误路线的指导下,中共四川省委、共青团四川省委、省工会合并成立“四川省行动委员会”,全力组织武装力量配合全国总暴动。这时,邓俊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受组织派遣前往江巴地区组织武装暴动。不久,结果暴动失败,邓俊引起了敌人的注意。于是,党组织派他到成都,进入四川省医学专科学校,以读书作掩护,继续从事党的工作。他先后担任中共四川省医学专科学校支部书记、中共南城特支书记。在这个时期,各地暴动陆续失败,党组织遭到极大破坏。成都的反动势力也加紧了对地下党组织的破坏。即使在这种情况下,邓俊仍积极开展工作,发展党员、壮大党的组织。

1931年8月,日本借口1名日本军官失踪,向沈阳调集关东军,9月18日,日军用重炮猛轰沈阳城,东北军在蒋介石“不许冲突”的指令下,一枪未发地撤离沈阳,这就是让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的“九·一八”。日军占领沈阳后,迅速向东北全境推进。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蒋介石的卖国罪行,激起了全国人民抗日反蒋的怒潮。邓俊在中共成华区委的领导下,组织医专校的党员、团员和青年学生开展救亡活动,在校内散发传单、张贴标语,动员同学参加“成都市民反日大会”以及成都市各界民众团体举行的集会和示威游行,发动学生参加抗日义勇军、抗日救护队,组织党员、团员和进步学生建立抗日救亡宣传团,到工厂、农村和街头,向广大民众宣传抗日,教唱抗日歌曲,演出《放下你鞭子》等抗日救亡活报剧,举办慰问抗日义勇军和救援东北流亡同胞的募捐演出。

1932年1月,日军不战而占领了东北全境,举兵进攻上海。当时驻防上海的19路军在全国人民高昂的抗日热情推动下奋起抵抗。日军无视中国主权、妄想亡我中华的侵略行径激起了省医专校学生的抗日热情,邓俊因势利导,积极组织同学们报名参加“国民救国会议四川各界民众促进会”、“四川国术义勇军敢死队”。不料蒋介石这软骨头,屈服于日本的压力,破坏淞沪抗战,镇压抗日运动,推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方针,进一步激起了全国人民的反抗。邓俊领导特支坚决贯彻党的“深入发动民众,反对内战,一致抗日”的工作指示,发动党员、团员和进步学生参加“四川省抗日救国大会”在成都组织的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强烈要求川军出川抗日,参加成都市工、商、学界举行的罢工、罢市和罢课斗争。9月18日,成都市各界民众在少城公园举行“九一八”纪念会。省医专校全校师生统一行动,罢课一周。邓俊领导特支的部分党员,积极组织和发动各界民众参加会议和会后的游行,并让医专校组织宣传队,宣传纪念“九一八”的意义。

1933年1月,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发表抗日宣言,提出“在立即停止进攻苏区、保证民众的民主权利、武装民众三个条件下与任何武装部队订立共同对日作战协定”。在抗日宣言传到成都后,邓俊立即组织党员在校内秘密散发。此后,医专校反日分会成立。邓俊同李晓南等同志邀请戏剧界名流周慕莲、蒋叔岩等同医专校同学联合举行募捐义演,演出十分成功,各界爱国同胞踊跃捐款,这笔经费由省医专支部转交中国工农红军和国民党抗日军队。以蒋介石为中心的国民党反动派倒行逆施,疯狂破坏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救亡运动,无心抗日、反共有术。4月中旬,国民党四川省党部特派员办事处炮制了《消灭共匪方案》,刘湘在成都拼凑起了“清共委员会”,加紧对共产党和革命力量的镇压。迫于这种形势,为便于更加隐蔽地开展党的地下工作,中共四川省委将成华城区委改为中共成都市委,调邓俊出任东区区委书记。邓俊主持东区区委工作后,立即着手组建新的区委班子,建立机关保密制度、制定党员隐蔽活动规定、和清理党员、整顿下属支部。

1933年11月2日,邓俊应约来到秘密联络点——四圣街土地庙茶社,与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长谭德政见面。谭德政向邓俊传达了省委的紧急指示:上午有几名党员被捕,党组织的活动有可能已被敌人掌握,并特别指出南区交通员郑万禄被捕,因他了解党的秘密联络点和好几名党员的情况,省委要求各级党的组织要迅速做好紧急转移工作。

两人正在低声交谈时,突然看见郑万禄带着两个陌生人从北面向茶社走来。郑万禄以前在谭德政领导下工作,邓俊又是郑万禄的入党介绍人。郑万禄上午被捕,下午就出现在街头,能这样迅速地出狱吗?邓俊和谭德政立即判断出郑万禄叛变了!两人互相使了一个眼色,快步奔出茶社向南跑去。郑万禄上午被逮捕,这个贪生怕死的软骨头,一经审讯,便拜倒在敌人脚下,作揖磕头,痛哭流涕,确实叛变了,下午他就带着特务吴济霞、郑伯琴追捕地下党员。土地庙茶社成了郑万禄叛变后第一个出卖同志的地方。郑万禄看见邓俊、谭德政后,立即告诉特务:前面跑的两人,一个是共党省委宣传部长谭德政,另一个是共党东区区委书记邓俊。特务吴济霞、郑伯琴立即向前猛追,快到惜字宫街北口的时候,特务吴济霞连开两枪,谭德政左肋受伤倒在地上,邓俊侧转身来搀扶战友继续拼命向前跑。因特务和叛徒紧追不舍,邓俊和谭德政同时被捕。

敌人把邓俊和谭德政关进了国民党成都警备司令部监狱,并隔离起来。邓俊被带上脚镣手铐,关在一间狭小、阴暗、潮湿和充满霉臭味的牢房里。四川善后督办公署特委会主任周达亲自审讯,许诺邓俊只要反共即可释放,并命叛徒郑万禄、陶静修劝其变节。敌人的严刑拷打、威胁利诱,都没有使邓俊这位坚强的革命者丧失革命气节。他大义凛然,置生死于度外,痛斥特务、叛徒,坚决表示“要我叛变革命,痴心妄想!”于是,周达决定杀害邓俊。

邓京生得知儿子被捕后,心急如焚,四处奔走求情,想把儿子拯救出来。他多方托情,请28军军长邓锡侯出面保释邓俊,但没有成功。

邓俊知道自己将被杀害,立即给父亲写了一封绝笔信,他在信中写道:

别了,永别了,最亲爱的父亲,你得到这个突然的惊人消息,不知道你是怎样的着急,痛哭以至于昏死啊!

父亲啊!请你不必吧!人生谁无死,不过迟早之分耳!

父亲,我亲爱的父亲,你待我是怎样的慈爱,你望我是怎样的远大啊!而今一切都成泡影。今生长已矣,一切付来生。我于1933年11月2日下午2点钟,为叛徒逮捕监警备司令部,法官令余反叛,余坚决牺牲,愿将己身一腔热血洒遍中华而开自由之花。

父亲,古人犹能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何况我一英勇之共产党员。一个共产党员是坚决的、始终一致的,并在工农立场反抗统治阶级,决不在统治阶级威胁之下畏缩投降。革命快要成了,那时是我们工农的天下,父亲呀,你失去一个儿子,换来了千万儿子。

父亲,我入狱以后就望你来看我一眼,始终没有望到。我大约是今夜或明天就要执法了。我希望他早点执法,因为这里的生活实在难过,身上单单穿一件汗衣,饭也吃不到,简直在受活罪。

父亲假如能够收到我的尸体的话,你就把我埋在母亲侧边,安我幽魂。我手上了铐,写字实在吃苦,又是黑夜光暗,所以胡乱草写,请你要原谅。

1933年11月2日

你的英勇儿  习杰绝笔

这封绝笔信,表现了共产党员邓俊在敌人的屠刀下临危不惧,为共产主义事业英勇献身的崇高精神。

1933年11月21日,成都市秋雨纷纷,阴霾密布。上午10时,4名荷枪实弹的警察闯进牢房,两名警察把邓俊从草铺上拖起来,抓住他的手臂连拉带推往监狱外走去。两辆黄包车停在监狱大门外,警察把邓俊推上黄包车,因严刑审讯,双腿已经被打断。此时此刻,邓俊举起了自己的右臂,奋力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苏维埃万岁!”“打倒国民党!”押送他的警察怕得要命,赶忙把一根木棒插进他的嘴里。

罪恶的枪声响了,子弹射中了他的头部、背部,殷红的鲜血喷洒在地上。邓俊为党、为人民献出了年仅24岁的宝贵生命。

邓俊牺牲后,邓京生泪流满面,悲痛欲绝,把儿子的遗体接回家乡,安葬在亡妻坟侧。

1958年,四川省人民委员会向邓俊的亲属转发了中央人民政府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上面写着:

查邓俊同志在革命斗争中光荣牺牲,丰功伟绩,永垂不朽,其家属当受社会上之尊重,除依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工作人员伤亡褒恤暂行条例给其家属抚恤金外,并发给此证以资纪念。

主席  毛泽东

1958年12月8日

1968年,资阳县人民委员会追认邓俊为革命烈士。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转载授权请联系:028-26223105

版权声明:资阳网是资阳新闻传媒中心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资阳日报》、资阳广播电视台视听节目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资阳网”和作者姓名;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下载‘今日资阳’APP 了解更多新鲜资讯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