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绑定手机号

位置:首页 >原乡

毛主席说:资阳是个好地方!

编者按

1958年3月27日,毛泽东主席路过资阳,发出“资阳是个好地方”的赞叹,至今铭刻在资阳人民的记忆中,激励着资阳不断发展前行。

2020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主席诞辰127周年纪念日,我们特别编发《毛主席说:资阳是个好地方》一文,缅怀伟人!

毛主席说:资阳是个好地方

“保卫毛主席这件伟大的任务,是我终生难忘的一件特大的事情,不仅我不忘,而且我还叫我的儿孙都不能忘!”

——傅自松

2020年10月16日

人生百年,岁月如歌,总有一些重要事情是终生难忘的。对傅自松老人来说,62年前担负的那份“绝密使命”,就是他一生最难忘的记忆。那是在1958年,他时年26岁。

2020年10月16日,在阔别故乡多年后,88岁高龄的傅自松回到资阳,重回资阳火车站,沿着当年毛主席到资阳走过的路,重温了那段难忘的记忆,为我们还原了当年完成毛主席到资阳安全保卫“绝密使命”的全过程。

绝密使命

厅长面授保密令

“我接到省公安厅电话,通知我到公安厅去。”踏上资阳火车站站前广场,傅自松的记忆一下回到了1958年。那年2月底,由于当时的资阳县公安局局长李重铭已调任资阳县政法书记,他这个代管全局工作的副局长接到电话后,就是从这里乘火车赶往成都,领受那份“绝密使命”的。“五八年的资阳火车站,只有底下这一层,上面是资阳两个字。”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赶到省公安厅时已是下午。省公安厅位于成都文庙后街,听说傅自松是赵厅长通知来的,门卫将他送到了厅长办公室。

“赵厅长叫赵苍璧,当时他是四川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副省长兼公安厅长,一解放,他是西南公安部副部长。他是个侦察专家,就是他受命于罗瑞卿,成功破获‘炮轰天安门’那个案子。”说起侦破建国第一大案的赵厅长,傅自松的神情中充满了敬佩。资料显示,赵苍璧,陕西清涧人,1934年参加革命,1955至1959年任四川省公安厅厅长,后来还担任过四川省委书记、公安部部长等职。

“3月27号,毛主席要在资阳下车,你回去要做好一切保卫工作,不能出任何事情,哪怕小娃儿打了一坨石头都叫事故,都要追究你的责任。”赵苍璧开门见山地对傅自松授以密令:“这个是绝密,回去不能对任何人说。”

“我说我回去以后,管我的政法书记和县委第一书记我可以汇报嘛,因为我要调人,光是公安局的人不够,他同意了。”回忆到这里,傅自松特意强调了当年的一些细节:“是赵厅长和我一个人在他办公室面对面传达的命令,旁边只有他的秘书,不是有些报道说的开会传达。”

领受任务回到资阳,傅自松把保卫毛主席到资阳安全的绝密使命,向时任县委第一书记李果明、政法书记李重铭作了汇报:“他们就通知组织部,我需要好多人就给我调好多人。”

紧接着,傅自松开始对成渝铁路资阳辖区全线进行巡查。他每天和火车站党委书记、派出所长一起,驱动手摇巡道车,上至庙子沟下至顺河场,一寸不漏地进行了实地踏勘。

“全线有好多座大山,好多座小山,好多座桥梁,好多座铁路涵洞,好多条大路,好多条小路,我们都全部摸清楚了的。”傅自松说,巡查摸排每天早出晚归,耗时达半个月,他始终对车站党委书记、派出所长包括自己的爱人都严格保密:“一直到毛主席过了资阳以后我再给她说的!”

摸清情况后,傅自松又做了两件重要的工作。一是组织了一支多达三百多人的安全保卫队伍,这些人全部是从县公安局、组织部门和驻资部队,通过严格政审选调的。“选人的要求相当高,必须是党员,第二党员还要表现很好,第三家里面没有特殊情况的这种人。具体人员部署是铁路沿线两边,大山两个人,小山一个人,铁路涵洞两个人,一边一个,沿途的小路一个人,大路两到三个人。”

二是提前半个月,排除成渝铁路两边五里以内嫌疑人和铁路沿线一切不确定可能因素,直到毛主席安全路过资阳后,这些人才结束评查回家。

一守一防,资阳做好了一切准备。3月27日,成渝铁路停开全部列车。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除了当天在铁路全线部署安全保卫外,资阳县当天还采取了三条特别措施。

“第一是封渡,沱江上当时还没修桥,靠轮渡,当天我们就把轮渡停了;第二是封枪支,这是公安厅下的令,公安局的枪支,包括我带的54式手枪,全部送县委保密室封存;第三就是通知各单位的人和家人不要去火车站。”

27日下午一点刚过,傅自松就来到资阳火车站,他还特地准备了一筐资阳特产的无核广柑,准备送给毛主席尝一尝。在火车站办公室,傅自松和站党委书记、派出所长交代工作后,就提前半小时进入岗位,等待毛主席专列的到来。“我站在资阳站的站牌下,党委书记担任值班站长,站在我前面几米远。”

随行护卫

我为毛主席站岗

严密保护下的第一站台,只有傅自松和值班站长两个人,显得格外空阔。之所以是党委书记,而不是站长值班,是因为时任查姓站长,系东北过来的国民党解放人员,为确保万无一失,就由政审没有问题的党委书记代岗当天的值班站长。由于时间久远,傅自松已经想不起和自己一起巡线、一起接站的党委书记姓名了。相关资料记载,当天值班站长叫王德生,应该就是这个党委书记。

站了十来分钟,一列由一个车头两节车厢组成的前卫车进站停车,上面下来一个人,径直走到傅自松面前。

“下来的人叫徐子荣,是公安部第一副部长,他问我,这里的公安局长是谁?我说是我,他问我安全保卫工作怎么布置的,我就把安保部署的情况详细汇报了一遍。”

听完汇报,徐子荣没有表示异议,看到傅自松有些紧张,就提醒他说:“第一要内紧外松,第二毛主席要接近群众,你不要去挡他,挡他毛主席要批评你。”说完,徐子荣用步话机通知专列一切妥当,然后就登车向内江方向开进。

约莫二十分钟,毛主席专列抵达资阳。车门打开后,傅自松突然发现,毛主席从倒数第二节车厢下来了,紧随其后的是时任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和一个白头发的老同志。与此同时,其它车厢也有人下车。傅自松赶忙跑过去,站在毛主席不到一米的地方警卫。

“毛主席穿一身灰色衣服,戴一顶灰色帽子,就跟在天安门上一样那么高大的形象,他那颗痣,长在(下巴)这儿,是颗红痣,手上戴的是霸王手表,多大,我站在毛主席侧边,都看得清清楚楚。当时毛主席在和李井泉摆谈,旁边站着他的秘书田家英和那个老同志,还有一个女记者,叫侯波,一直在给毛主席拍照。”

趁着毛主席和李井泉在交谈,傅自松找到了田家英,提出给毛主席送广柑的请求。“我说首长,毛主席路过资阳,是我们的荣幸,我们准备了一背篼资阳特产的无核广柑,请毛主席尝一尝。田家英说毛主席有吃的,你们拿回去吃。这个时候,就听毛主席问这是哪里?李井泉说是资阳,毛主席说走出去看一看,就从货站出去了,我也赶紧跟着出去了。”

走到站前广场,毛主席望着资阳城,赞叹了一声“好地方啊”,然后就兴致勃勃地朝和平路走去,随行的除了李井泉、那个老同志和傅自松,还有毛主席的秘书田家英和记者侯波,其他人跟着走了一段,就没有继续跟了。

傅自松清楚地记得,火车站地势高,抬眼就能看到和平路,有公路与和平路相通,站前有一段下坡路,路右边是一个篮球坝,球场往外是铁路公寓,是铁路职工的伙食团和临时休息点,巡线期间他多次在那里吃过饭,再远处就是大片绿油油的麦田,视野非常开阔。所以,毛主席一眼望见和平路,就想过去看看,却被担心主席安全的李井泉巧妙地劝阻了。

“李井泉知道,这个保卫工作不好做,越往大街走越不好办,快要下完坡的时候,路右边有一条车站职工通行的水泥小路,李井泉就有意说,诶,那里有一片麦子,毛主席,我们去看下那个麦子。就把毛主席引着去看麦子,就没有进城了。”

虽有犹豫,毛主席还是听从了李井泉的提议,拐进了这条宽仅一米的小路。走了接近百十米,在一片长势喜人的麦田边停下来,俯下身去仔细观察,看完之后又直起身,眺望了这一大片麦田和远处的资阳城。

“三月份的麦子已经抽穗,毛主席看得很仔细,把这个麦子整个都看了,他说这个麦子长得好。我记到那个麦子可能叫成都光头,因为几十年了,不很准了。”傅自松回忆说,看麦子的时间很短暂,前后也就两三分钟。看完之后,毛主席一行就随着身后的一条小路折返篮球坝,然后通过篮球坝返回火车站。

“毛主席看麦子的路埂上,没有种豌豆尖、花生之类的其它东西,返回的路上,毛主席也没有进人家和公寓去看,以前那些说法,应该是铁路工人误传出来的,也没有其他群众看到毛主席打招呼这种情况,因为我一直跟在毛主席身边走,其他人都是靠不近的,连县委书记李果明都只能隔老远看。”傅自松表示,坊间的有些说法与他记忆的情况是有较大出入的。

毛主席说

“资阳是个好地方”

篮球坝与车站广场间是一个斜坡路,就是在这个斜坡路上,傅自松聆听到毛主席说出激励了资阳人六十多年的那句话。

“毛主席和李井泉边走边聊,走上斜坡路后,毛主席对李井泉说:资阳是个好地方!这是毛主席说的原话,我听得很清楚,是他看完麦子回来说的原话,我对这句话的印象相当深刻。”

傅自松回忆的这个细节,无疑也解开了笔者的一个心结。2016年,笔者曾经采写过毛主席到资阳的稿件,最初标题就是“毛主席说:资阳是个好地方”,当时由于缺乏最直接确切证人证言,最后不得不以《毛主席点赞资阳“好地方”》为题发稿,所以当傅自松证实毛主席当年说过“资阳是个好地方”这句话时,笔者心中的遗憾也就释然了。

傅自松继续回忆道,毛主席走到进站口,被墙上贴着的一幅竖幅标语吸引住了:“打掉官气,扫掉暮气,朝气蓬勃建设社会主义!”毛主席用湖南话把标语内容念了一遍,然后回过头说:这个标语写得好啊!就是这一回头,毛主席注意到那个头发斑白的老同志,于是和他进行了一番有趣的对话。

“毛主席说,你这个同志叫啥子名字?但是我现在把名字搞忘了,三个字。听了那个人的回答,毛主席说你这个名字取得好啊,就问他,你当好大的官?李井泉就说,他天下管了一半了。毛主席很惊奇,哪么天下管了一半,我都不认识呢?李井泉就给毛主席解释,西南铁路局管云贵川加西藏,不就是天下管了一半了嘛。毛主席听懂了李井泉的意思,又问,当年在延安你在哪里?那个人说他在哪个坪,毛主席在哪个坪,他说毛主席你穿个补巴裤子,在七届二中全会作报告,我还来聆听了你的报告。”

经查阅资料,被傅自松忘记名字的老同志叫胡景祥,时任成都铁路局局长。在傅自松印象中,胡景祥头发斑白,背有点驼,看起来比毛主席年纪还大。就在毛主席与大家相谈正欢时,一名女服务员走到他身边,通知他说该上车了,毛主席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谈话,转身从进站口回到车站,登上专列。

“毛主席上了火车过后,可能感到有个礼节还没尽到,他又下了车,跟值班站长握了个手,才又上车走的。”

随着车门关闭,汽笛声中列车启动,傅自松和站台上的人都挥舞着手,目送毛主席专列远去。专列离开资阳火车站大约二十分钟后,一列由一个车头两节车厢组成的后卫车驶过资阳,没有停留,直接朝着专列的方向开去,后卫车上赫然架设着枪炮。至此,保卫毛主席到资阳绝对安全的“绝密使命”胜利完成。

“毛主席坐的特级专列,外头还是绿色的,像新车样,各方面布置,当然内部我就不晓得,因为我没上车。”

“毛主席专列上下来了百多人,后头听说毛刘周朱邓都在,都是据说的,但我并没看到其他人,因为我集中精力保护毛主席去了。”

“毛主席从下车到离开,他整个在资阳的时间是19分钟,我看了表的,那会儿我戴的是个瓦斯针手表。”傅自松说,这是他保卫毛主席安全的19分钟,是他用生命为毛主席站岗的19分钟,也是他最难以忘记的19分钟。

“当天晚上县委开会,我把桔子分给参会人员,大家说毛主席都没吃成的桔子,拿在手里看过去看过来,都舍不得吃,最后好多都搁烂了没吃成。后来,县委召开会议,传达了毛主席说资阳是个好地方这件事,鼓舞全县人民更上一层楼,把资阳建设好。”

“三月阳春好风光,四川出现双太阳,青山起舞河欢笑,人民领袖到农庄……毛主席走了过后,社会上就开始流传这首诗,有人喊我改成人民领袖到资阳,我说不能改,要改要由作者去改。”

“那几棵麦子成熟以后,外头用薄膜封存好,由县委副书记陈伯万送到北京农展馆。”

重温62年前为毛主席站岗的往事,88岁高龄的傅自松总有说不完的细节,而这已经成为他永生难忘的人生信念。

“我保卫毛主席这件伟大的任务,是我终生难忘的一件特大的事情,不仅我不忘,而且我还叫我的儿子儿孙都不能忘,我精学完了毛选五卷,凡是遇到困难的时候,我都去在毛主席著作当中去找答案,毛主席的思想一直激励我前进。”

62年来,傅自松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无论人生经历了怎样的磨难,他始终没有放弃这种信念,而他的四个孩子也都深受影响,个个成为报效国家的国之栋梁,二儿子付小兵更是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其实,忘不掉毛主席到资阳的何止是傅自松一家人,资阳人民也永远不会忘记。当年由陈伯万作词、石正炬(石平)作曲的民歌《资阳是个好地方》,至今还在传唱,激励着一代代资阳人热爱家乡建设家乡的豪情壮志。

一次跨越世纪的重访

《毛主席:资阳是个好地方》采访手记

对今天的资阳来说,这又是一次跨越世纪的重访!

1958年,伟大领袖毛主席路过资阳并作短暂停留这件事,无疑是资阳历史上的高光时刻。然而就是这样一件无比重要的大事,在资阳文史档案中却罕有记载,甚至连亲历者也不甚了了,使得这件事几十年来一直是扑朔迷离,众说纷纭。作为资阳人,我一直都有深入了解这件事情的想法。

2016年,围绕这一资阳历史谜题,我曾经做过专题采访,走访了一些知情人,并根据采访写成《毛主席点赞资阳:好地方啊!》的文章,发表于资阳日报。然而,这次采访并没有了解到事情的直观细节,反而又增添了更多的疑问,由于找不到当事的直接亲历者,这些疑问就一直埋藏在了我的心里。

2020年,事情终于迎来了转机。9月19日,资阳市举行两院院士(专家)资阳行专题活动,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付小兵在与资阳市委书记廖仁松交谈时,提到其父傅自松当年亲历毛主席到资阳全过程一事,最终促成了这次意义重大的采访,而资阳新闻传媒中心领导又把采访任务交托给了我。

接到采访任务,我自然是兴奋不已,因为终于有机会探问心头的疑问了。为尽可能地全面了解毛主席到资阳的每一个细节,我把埋藏心里多年的疑问整理成详细的采访提纲,通过资阳市委党史研究室的同志和傅自松侄女傅囡女士转递给了傅自松先生,并相约会面商谈采访事宜。

即将见到慕名已久的傅自松,我不由地想起了心中的一件陈年往事。2016年,为了采写《毛主席点赞资阳:好地方啊!》一文,我就希望采访他,却因找不到任何联系方式而失之交臂。不得已,我只好去雁江区档案馆寻找线索。

在一份1958年的档案册中,虽然没有记载毛主席到资阳的只言片语,却存档了当年使用繁体字油印的《成都会议文件目录》,和傅自松用中共四川省资阳县委五人小组办公室用笺书写的《明确当前敌情加强对敌斗争依靠广大群众保卫党的中心》报告手稿,用一种档案特有的方式,勾勒出毛主席到资阳的历史背景和人物线索。

那是一份存档于下半年的会议报告,蓝色钢笔手书,字迹笔法有度,报告逻辑严谨,内容显示会议召开正值李果明卸任资阳县委第一书记、李重铭接任资阳县委书记的交接时刻……见到这份颇见文字功底的报告,我当时就不免猜想,傅自松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

终于,约定会面的时间到了。10月15日上午9点时分,我在资阳市金迪大酒店见到了傅自松,此时的傅自松已是耄耋老人,两鬓霜白却精神矍铄,让我有种久违的激动。说起62年前的往事,88岁高龄的傅自松情绪高涨,于是会面不久商谈就变成了采访。

为此,我们借用了金迪大酒店的一个茶厅,并对采访进行了现场录像,以便进行后期纪录片制作。身处古色古香的环境,面对一群记者和镜头,傅自松丝毫不受影响,思路清晰,表达流畅,精神振奋地从领受绝密使命、安保措施部署、当天随身护卫三个部分,详细讲述了1958年3月27日毛主席到资阳的前后经过。

耗时两个多小时的采访,让我满足地做了一回聆听者,美美地聆听了一段来自上个世纪的回响,而傅自松丝毫不见耄耋年纪的倦怠,反倒自始至终讲得兴致勃勃,大到事情的进程经过,小到很多当事人的讲话,特别是对毛主席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讲得脉络清晰,细节满满,让人为之感动又肃然起敬,而“三月阳春好风光,四川出现双太阳……”这首诗,尤其让我记忆深刻。

时近中午,采访才告完成,按说我的采访至此也就结束了,由于负责编导纪录片的王平中老师出差开会,所以我暂替王老师约了第二天的拍摄,跟随傅自松重返资阳火车站,重温62年前毛主席到资阳走过的全过程。当晚有些下雨,我不免担心阴雨持续会影响拍摄,也更担心傅自松高龄的身体,受不受得了纪录片长时间拍摄的考验。

16日,不知道是不是有感于天,久雨的资阳迎来了久违的太阳。上午9点,傅自松在市委党研室工作人员陪同下,一来到资阳火车站就投入紧张的拍摄,不想辜负这难得的艳阳天。

懂行的人都知道,拍摄的过程,绝不是影片所呈现出的那般光鲜,而是不厌其烦的镜头切换,有时候一个镜头要远景、中景、近景、特写、跟拍反复好几次,同样的话、同样的动作,也要反复好几遍,这对没有文案腹稿、没有剧情安排、没有拍摄经历的傅自松来说,无疑是一次次的巨大挑战。然而,在拍摄现场,这些挑战一一被他轻松化解,一如他当年出色完成保卫毛主席到资阳绝对安全的绝密使命。

拍摄过程中,傅自松对这件往事超乎寻常的记忆,年近九旬仍然条理清晰的表达,在片场不遗余力地百倍付出,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而最感人的一幕出现在站台上。当时,傅自松一如当年地站在“资阳站”的站牌下,回忆到看见毛主席下车的情景时,他竟像62年前一样奔跑起来,时空仿佛瞬间回到了1958年,88岁的老人也仿佛变回了26岁的公安局长。

从站台到麦田,从站内到站外,采访拍摄又是马不停蹄的一上午。毛主席曾经驻足资阳的每一处地方,都随着傅自松重访的脚步而变得清晰,毛主席曾经在资阳说过的那些话,也随着傅自松的回忆而婉在耳边,毛主席到资阳这一未被记载的史实,也都随着傅自松的回顾而被镜头记录,从而载入资阳的史册。

这是一次时隔62年的重访,圆了傅自松故地重游的梦想,也解开了更多笼罩在这一事件上的历史谜团,虽然偶有像西南铁路局局长胡景祥的名字一时想不起来的情况,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对整个事情的完整解读,而他在现场回忆起的许多不为人知的珍贵细节,不但颠覆了我们以往对这一事件的认知,也让我们的认知更加接近历史的真实。

这也是我对毛主席到资阳这一历史事件的重访,感慨万千,收获良多,最大的收获就是毛主席说“资阳是个好地方”这句话,得到了事件亲历者傅自松的证实。为了得到这个证实,我整整等了4年,而为了给出这个证实,傅自松走过了62度春秋。

遥想当年,毛主席站在资阳火车站,眺望生机勃勃的资阳城,发出“资阳是个好地方”的赞叹,这是何等的荣耀和鼓舞。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毛主席给出的“资阳是个好地方”定位,同样是我们建设美好资阳的最好激励。

全媒体记者 易鹏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联系电话:028-26223105

相关推荐

版权声明:资阳网是资阳新闻传媒中心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资阳日报》、资阳广播电视台视听节目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资阳网”和作者姓名;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下载‘今日资阳’APP 了解更多新鲜资讯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