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绑定手机号

位置:首页 >原乡

文艺茶座·忆秋

中学时学过郁达夫《故都的秋》,只觉作者描写的北国的秋凄中带美,不似南方秋的温婉柔情。在郁达夫眼中,南方的秋只能感到一点点清凉,而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态,总是看不饱、尝不透,赏玩不到十足。

然我却不以为然。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四川姑娘,我却更喜欢蜀国的秋,它就像一个快要入睡的小姑娘,酝酿着、编织着金黄色的梦。而北方的秋总给人警车鸣笛的急促感,宣示着四季的车马上就要到冬站牌了,肃杀而又寒气侵人。

犹记得高中时的一棵树。在教学楼前,楼应该叫铭志楼。那棵树很高大,枝桠长到了四楼,而我们的教室在二楼,它仿佛像一把绿色的大伞,为我们遮风挡雨。更奇特的是,每到秋天,它的叶子先是泛黄,树像披了一身金黄色的斗篷,却又很坚毅,不肯脱落些叶子。偶尔上体育课,携一本书坐在树下的长凳上细细品味,旁边的树就这样默默地陪伴。等过了几天,下课声响,到走廊一看,那树竟然冒出了新的绿芽,小巧、玲珑,像软绵绵的婴儿,随着轻徐的秋风轻快呓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每当学习累了,看了这一树的碧绿,心里又充满了动力,奋笔疾书。

蜀国的秋就像恋爱中的少女,有时感情遇到挫折,总免不了掉点泪珠来排遣心中的苦闷,敏感而又细腻。“巴山夜雨涨秋池”,不光是夜,白天也是有绵绵细雨的。尤其是在农村,每当是买菜的时间,即“逢场”,人们都会去“赶场”,可秋雨甚多,便只能待在家里喂点鸡鸭。而一切的声音就像一首美妙的钢琴曲。雨滴打在楼顶的青瓦上,打在新种不久的青菜上,打在田间路边的细草上,温润、和谐,不紧不慢。远眺,竟发现外公戴了一顶斗笠,坐在池塘边静静地钓鱼,嘴里还时不时冒着青烟,原来是抽着老式的叶草烟。而池塘上方在雨水的晕染下竟有一层薄雾,不时还有一些青鸟飞过,顿时生出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之感。而外婆在家里一会儿喂鸡鸭,一会儿又在土铸的灶前燃起柴火开始做饭,烟顺着黑黝的烟囱向上爬,一直到与细雨融为一体,散播在空气中。

蜀国的秋湿气是最为厚重的,可人们却又不任秋的湿气摆布。泡酸菜是蜀国每家每户在秋天时必做的。撑着伞上街买点白萝卜、豇豆(北方称豆角)、小红辣椒、青菜,回到家叫上孩子帮忙择菜,然后洗净、切齐,放进坛子里,再往里面添点盐、白醋,坛环里加上水,盖子一盖,酝酿每一餐都必要的美味。一时间,坛子里的蔬菜在秋的湿、凉与氤氲下发生化学反应,辣、咸、清香之味迸发,互相碰撞。每次炒菜,从坛子里取点辣椒、豇豆,既能做成美味佳肴,又能除去秋带来的湿气。

现在的我正经历着北国的秋,但蜀国故地的秋却占据了我所有的心绪。古代羁旅诗人在秋时总是愁情满满,或思乡、或忆友,而我又何尝不是?蜀国秋的树、草、雨、食物以及与我相关的人,我都思念。偶尔在校园里遇到老乡,总不免谈及故乡的秋。

含蓄、闲适的秋,消逝而又重生的秋,踏雨访友的秋,可爱亲切的秋……总是要故乡才有、蜀国才有的啊!(周新月)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联系电话:028-26223105

相关推荐

版权声明:资阳网是资阳新闻传媒中心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资阳日报》、资阳广播电视台视听节目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资阳网”和作者姓名;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下载‘今日资阳’APP 了解更多新鲜资讯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