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绑定手机号

位置:首页 >原乡

池中风云

在乐至县城,有一塘叫天池。虽然这天池有着美丽的传说,但它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生产队的藕塘。

我儿时的一个春节,我与父母看过了花脸翻筋斗,看过了“大白墙”(宽银幕)上放的大电影,便去凉粉摊吃午饭。凉粉摊紧挨着电影院前的水塘。我踮起脚尖,透过水塘的麻石围栏的孔洞看去。啊,是藕塘!跟我们生产队的藕塘里一样,荷叶如济公的扇子,或耷拉在梗上或浸泡在水里。偶有几枝莲蓬,也是没吃饱饭似的无精打彩。塘角的六角亭用沉着的灰黑色调彰显着它的苍桑历史。那时我便想,要是满塘荷花盛开肯定是美的,再和那一帮小伙伴掺和在罩鱼、挖藕、车水的大人们中间,那更是很有趣的事。

因为一场大队赤脚医生治不了的病,我再一次见到了天池。那藕塘旁的二层青砖楼房便是县医院。池中的景象令我驻足:碧绿的荷叶层层叠叠,荷叶的中心,滚动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荷花是红色的,有的凸出叶面,有的躲在叶丛中;有的绽如至喜,有的敛若含羞。我说,跟我们队的荷花一样啊。父亲说,不一样,这是七芯藕。我问“七芯”是什么?父亲说,就是那藕有七个孔,不像其他的藕是九孔或十孔。我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那天晚上,家人们在院坝里歇凉闲聊,我问父亲,县城藕塘里的藕真是“七芯”么?父亲说,那是听老辈人讲的,没有亲见。相传玉皇大帝的七个女儿见池水碧如翡翠,甚是喜爱,便带了蚕、荷下凡来。在池的周围栽上桑树,用桑叶养蚕,用蚕吐的丝织成五彩绸。荷种在池中,长出的藕都是七孔,用它磨成的粉,味道香甜无比,还延年益寿。于是这有着仙缘的水塘,就被人们叫天池了。

没想到,天池还有这么一段传说。这倒让天池增添了不少神秘而美丽的色彩,也使我对天池格外关注。每到县城,我都要去天池边走走,见证池荷的荣枯轮回。

后来,我到外地上大学,只在寒暑假回来。每次回来,都要拐着弯地去看看天池,无论是碧叶红花还是残梗败叶。池中轮回依旧,但它的周围却在变化着:县医院已是气派的大厦;六角亭穿上了赭红的靓装,低矮的电影院早成了崭新的影剧大楼……

大学三年级的暑假,我照例去天池。当我走到那里,眼前的场景让我始料不及。那期待中熟悉的田田绿叶,那记忆里梦寐念之的亭亭红花,全都不见了。池底留着挖掘机撕咬过的齿痕。莫可名状的臭气,被烈日从狼藉的黑泥中逼迫出来,报复似地捕捉着路人的鼻孔。这是在进行水塘整治,或许清淤除臭之后还会种七芯藕吧。

当年寒假我再去时,整治已经结束。池水似乎清亮了许多。池周围换成了新的石栏杆,中央是矩形的一圈喷头,矩形的中间有一个大喷头。听人说这就是喷泉,国庆节开过一次,很是壮观,中间的大水柱,能蹿起三四层楼那么高!

喷泉的壮观景象确实是以前的乐至人没见或少见的,这是那年春节嵌在人群中的我所亲见的。小喷头先是依次喷水,只有两三米高,等围成完整的矩形,便停歇两三秒,再同时喷出,给人动感十足的享受。中间的大水柱,先试探性的喷两三米,然后停一两秒,等蓄够了力量倏尔强力喷发,水柱牵引着人们期盼的目光一路攀升。当大水柱蹿过了池畔的三层楼顶时,人群里爆炸似的发出“哦呀”的惊叹,震得楼顶的群鸽逃也似的飞腾。

天池的荷从此消失,令我到底有些遗憾。

大学毕业后,我到离县城近二十公里的一个乡里工作。因为工作之故,常路过天池。发现天池的水一年四季变幻颜色。尤其在夏天,青绿色的浮藻下面不时散发出有机、无机物混和堆沤的味道。令人叫绝的喷泉再也没有启用过。那些喷头沉睡在池中,任凭浮藻和污垢涂满全身,长年被侵蚀着。

二十年后,我已移居县城。一个晚上,我突然想去看看久违的天池。到那儿,发现它被过人高的彩钢板围得严严实实。难道沉睡了二十年的天池就要复苏了?

等到彩钢板拆除了,露出天池的新容。抢眼的是,在天池的东西两边,建起了观景台。观景台像两只欲牵的手,向池中央伸展着。墨色的池底留着挖掘机清晰的抚痕。刚撒的石灰若星星般散落。渐渐的,我眼前池底漾起了清澈透明的水,继而生出一片、两片、三片直至满池的层层碧叶。碧叶中间,亭亭地立着好多盛开的荷花,像是一张张娇嫩的孩童们的笑脸……

一缕柔风把我吹醒。扶着油漆味尚存的栏杆,望着池底的黑泥,听着不远处广场上伴舞的乐声,我相信,这有着美丽传说的天池,这有着沧桑经历的天池,明天会更好的。

杨永祥

版权声明:资阳网是资阳新闻传媒中心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资阳日报》、资阳广播电视台视听节目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资阳网”和作者姓名;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下载‘今日资阳’APP 了解更多新鲜资讯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