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绑定手机号

位置:首页 >原乡

那些伴随我“长大”的碗

小时候我对盘子的概念是:家里来客人桌上才有盘子,平时家里吃饭,桌子上只有碗。到了饭点,母亲在灶上将菜做好,我们兄妹仨一人端一个小碗,母亲在每个碗里挖一勺菜,然后我们各自找地方吃。大哥喜欢端着碗,猫在屋子里边看书边吃;二哥则端到胡同口,和小伙伴边玩边吃;我则坐在院子里,守着大黄狗吃。

大黄狗见我吃饭,馋得直摇尾巴,但我只有一小碗菜,自己还不够吃,虽然大黄狗平日和我要好,但我也舍不得夹一筷子给它,连菜汤都竖起碗仰脖子喝了。咳,都是穷惹的祸。

一日三餐吃什么,其实丝毫没悬念,全是自己园子里的青菜,豆腐也是稀罕物,只是白菜炖白菜,菠菜炖菠菜,偶尔加点粉条就不错了。即便如此,菜也少的可怜,吃几口就没了。

母亲最听不得别人家的孩子为“抢菜”争吵,从我记事起我家便分餐,这在很大程度上维持了家里孩子间的和平。我小时候的菜碗很小很浅,手掌心大,像个小碟子,后来我长大了,菜碗也随着长大。我印象里一共换过四五次菜碗,一次比一次大。每换一次便欣喜一次,母亲说人长大了,菜碗当然得随着饭量长。

大哥比我年长五岁,他的菜碗和我一般大,明显“长得慢”,难怪大哥小时候老关节疼,母亲说是个子长得太快,营养跟不上。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哪里是菜碗随着身体长呀,是随着生活水平在变大。

我在记忆里拼命搜寻,也寻不到父母菜碗的印记,一下顿悟,原来父母那时不吃菜。旧时分餐是因为菜少人多,不得已为之。后来日子好了,我家分餐的习惯却未变,不同的是餐桌上有了盘子,荤素搭配,既营养又丰盛,父母也有了自己的菜碗。但菜碗又回到了最初的小号,一盘盘菜端上桌还是公勺公筷,一人自取一碗,吃完再盛,避免浪费。

有朋友来家做客,见我们分餐吃饭,夸奖我家吃饭讲究。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这种“讲究”源于过去的苦日子,但也是岁月赏赐的礼物。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公勺公筷分餐制再次被倡导,但此时分餐和彼时已经大不相同。原来家里人多菜少,分餐为了保护弱小,现在分餐是为健康护航,但碗的使命依然在,而且更加重要。

马海霞




责任编辑:黄瑞

审核:任建刚 郑海英 曾建波

版权声明:资阳网是资阳新闻传媒中心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资阳日报》、资阳广播电视台视听节目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资阳网”和作者姓名;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下载‘今日资阳’APP 了解更多新鲜资讯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