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绑定手机号

位置:首页 >原乡

【散文】淘洗一缕长烟

人的记忆是没有颜色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拉长,很多的经历却历久弥新。一滴水可以折射太阳,一缕长烟绵延出一种情愫。

有一种情愫,虽然依依不舍,却是义薄云天。痛苦是一种别离,风尘仆仆之人的心中总会有太多的不舍,散发出心底的善意,只为搭建生命的桃源。

如人所见,有时候我们总要抛开个人的安宁去守护那些脆弱,卸掉他人身上的重负,为的是让更多人好好地活着。生命是一种轻易求不得的缘分,很多人等啊等,换来的或是重生,或是轮回。当对生命的渴望成了一种无助的等待,时间成了一味不得不咽下的药引,是苦是甜,是得到,还是失去,慢慢的就变成了对天空的凝望,所有的情愫都会出现。

一场灾难,些许生命如同一缕长烟消散,眼看离胜利近了,突然间外面世界的平静又被打破了。想想那些无助的生命,他们的心里那个难过和委屈,一下子牵动着每一双异地他乡关注的眼神。很多人这个时候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的:不满?悔恨?可是抱怨和道歉有什么用——风还在肆无忌惮地吹着。

当翘首无望的时候,一滴水怀着感恩的心滴落下来,滋润着每一颗濒临干涸的心。虽然跨海不同浪,根植不同树,但是同住一颗星球,华夏儿女不愿看到圣堂成为太平间。这个世界虽然难以让每个人感同身受,但大爱永远存在。

有一种坚强,虽然风雨相伴,但是气冲霄汉。一根针扎在自己腿上,痛的程度他人也许无法真真切切感受,可是被针扎过的人会铭记那种感觉。如果这世间真有大爱,那就是善良和感恩的人心。灾难来临的时候,逆行是为了用自己的努力换取他人苦痛的减缓或消除,逆行而上的人值得所有人感怀和尊敬。

一句珍重真的不仅仅是一句简单的祝福,有太多的牵绊在心中,目光闪烁里皆是不舍。人,最怕的是挥手后,再也无法相见。每每想到这一幕,总能够想起离别的车站,那种背负行囊远行的别离,真真的让人泪流满面。

唯有等待,希望的等待,不舍的等待,才能够抚平这世间的沧桑。那些忙碌的白衣天使,毅然收起诀别的泪水,挥别自己最亲的人,用行动去传递博爱,坚定信念,去扶起那些跌倒无人搀扶的人。

有一种感恩,虽然悄然无声,却是满眼的深情。看着那些从绝望中走出来的灵魂,嘴角是不自觉的微笑,想起来还是暖暖的味道。人间没有永恒的黑夜,世界也没有永恒的寒冬。不计生死挺身而出展示出的决绝,感动着多少人、温暖过多少城啊。

道不远人,人无异国。一棵大树如果倒下了,树上的每一片叶子都不能摆脱枯黄的宿命。穿透人心的文字“山川异域,日月同天”曾感动了无数国人,现在,中国人的大爱正汇成一股涓涓细流,冲破孤独的壁垒,变成守望相助的呵护。

当封路、封城、封国的关卡开启,一车车抗疫的物品源源不断地输入,一件件中国制造的物品排放到空旷的货架上,世人的眼里满怀热泪,有人悔恨当初的无理举动,有人感激现在的不离不弃,世人看到大国的气度和博爱。

有些别离,我们之所以不能释怀,是因为太多自我的放纵。自由如同飘散空中的长烟,以自我为方向的奔跑,只会让自己消散的更快。可是有些无向的烟还是在洒脱地飞舞,缥缈的太过宽阔,渲染了原本洁净的天空。

一切过往告诉我们,黑暗并不可怕,黎明终将到来。大爱,大善,大勇,大义。山川异域,日月同天。那些最美的逆行者,同心协力给祖国筑起新的“长城”,跋山涉水给友邦带去温暖,众志成城为世界种植安宁。淘洗沾染了灰尘的长烟,等待雨过天晴,一同凝望七彩的蓝天白云。

洛凡

作者简介

洛凡,河南信阳人,现居四川资阳,文学创作多年,作品多次获奖并发表于《重庆教育报》、《贡嘎山》《青春文艺》《资阳日报》等,著有散文集《南飞的翅膀》。


责任编辑:黄瑞

审核:任建刚 郑海英 曾建波

版权声明:资阳网是资阳新闻传媒中心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资阳日报》、资阳广播电视台视听节目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资阳网”和作者姓名;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下载‘今日资阳’APP 了解更多新鲜资讯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