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绑定手机号

位置:首页 >原乡

故乡飘来一缕温馨的风——唐俊高长篇小说《一湖丘壑》读后

秋末冬初,资阳老家唐俊高先生为我快递来了他新出版的长篇小说一湖丘壑》。捧着装帧精美、沉甸甸的《一湖丘壑》一书,我仿佛感受到故乡飘来了一缕缕春风,带着一团团泥土的芬芳,带着一阵阵柠檬的清香,让人感觉清新而温馨!

认识唐俊高先生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他在《资阳时报》副刊做编辑,而做乡镇文化专干的我时常寄一些“豆腐块”稿子去“骚扰”他,一来二往,我们相识了。当时我们书信往来比较多,偶尔也用传呼或打电话联系,直到现在用QQ或微信聊天。聊天的内容,也从文学谈到家庭、生活和子女教育。相互的称呼从“老师”,变成了今天的称兄道弟。

早在2017年夏天,唐先生与我聊起“准备创作一部关于乡村扶贫的长篇小说”,当时我十分期待。当期待变成现实时,我在方便面和火腿肠陪伴下秉烛夜读之后,忍不住要对《一湖丘壑》“说三道四”一番。

《一湖丘壑》讲述本世纪初,一个名叫茆家湾的川中丘陵小山村,发生的一系列“乡村故事”。

县作协主席茆眼镜在招商引资中歪打正着,获得了三十万元的奖金。面对突如其来的“馅饼”,他深知乌鸦反哺羊羔跪乳的道理,因为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也是茆家湾走出的第一个“秀才”,“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他义无反顾地回乡包地建水库、发展水产养殖,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然而在此过程中,趁火打劫者有之,冷嘲热讽者有之,暗中捣乱者有之。毕竟还是热心人多,社长酸果果积极张罗,鞍前马后,为修建水库立下了汗马功劳。驼表叔一生坎坷,却从不向困难低头,从水库勘测、施工到鱼塘养殖、看护,自始至终忠心耿耿。更有满腹“之乎者也”的幺老爷默默地给茆眼镜精神上的支持与鼓励……终于把水库建成。然而,创业是艰辛的,并非一帆风顺。在遭遇汪总“组团忽悠”,鱼儿大面积死亡,茆眼镜已到了山穷水尽之时,还被纪委留下来谈话。此乃后话。

若要富,先修路。做事雷厉风行的村支书风车车,在不等不靠的情况下,仓促“上马”修水泥路,当最后一公里“收不到口”的时候,茆眼镜出谋划策,在省城打出“亲情牌”,筹集“善款”,致使乡村水泥路“完美收官”。

德高望重的幺老爷饱读诗书。在他眼里,振兴乡村不仅需要法律法规、乡规民约,还需家族家法、续修族谱,需要继承“弯刀茆传奇”、发扬“耕读传家”精神。

要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修一条路,编一部族谱还远远不够。喊破嗓子,不如做个样子。酸果果这个社长芝麻官一心为民,他高中毕业后,放弃一次次外出“挣大钱”的机会,专心致志地研究柠檬栽培技术,让“柠檬树上长票子”。乡亲们尝到了甜头,形成产业,成立种植合作社“抱团闯市场”。

此时,为深入推进精准扶贫,曾县长率领扶贫、发改、畜牧、国土等部门的头头浩浩荡荡地开进了茆家湾,开展“扶贫攻坚”工作。谁知,村支书风车车“做秀”,挽留曾县长高矮要吃顿“贫困饭”,以示感激。曾县长本意与群众打成一片,也出了“份子钱”。可遭遇别有用心的村主任假老练等人把曾县长吃“贫困饭”的视频恶搞成吃“伤心饭”,并放上网络。“丑闻”闹得满城风雨,事态严重化。最终,曾县长被“贬”到茆家湾做了“代理第一书记”,当了村官。

村官曾县长并没有消沉,他积极地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扶贫攻坚工作中去,因地制宜地研究出一套“绣花”方案。与附近的贫困村优势互补,走产业发展之路;就茆家湾闲置土地如何转化成“聚宝盆”摸索出“三条经验”;启动“农家新村”建设,各地来取“扶贫经”的络绎不绝。

在扶贫攻坚战役中,假老练“建猪场”“修庙子”等,胡搅蛮缠,曾县长慧眼识破。茆眼镜身陷困境,涉嫌“套取扶贫资金”,张胖子“落马”。随着矿泉水的开发,“整死不当贫困户”的驼表叔一改常态,这次“不好说话”了,还惊动了派出所,他的固执为乡亲们换来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搞矿泉水开发的林总被感染,也不知不觉地加入到了扶贫的队伍之中。

故事中,还讲述了一些耐人寻味的情节: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哑妹子,内心世界却充满阳光;前任作协主席“弯竹子”,大有重振雄风之势,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好吃懒做的黄狗,偷鸡摸狗,溺水身亡;假老练他爹,也就是当年“战天斗地”、在县礼堂万人誓师大会上“戴过大红花”、与“县长握过手”的老支书,尽管瘫痪在床也绝不吃“救急粮”;“为情所困”的小敏,挪用公款锒铛入狱;“跑二排”的小假老练公报私仇,反而被乡亲们上了一堂政治课……

读完二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一湖丘壑》,让我们思考事情太多。作者把巨大历史转折中所发生的故事撰写成文,以自己独特的慧眼观察“三农”事物,入木三分,以自己独有的热情深爱着曾经养育了我们的这片土地。作者为民请命,为时代进步讴歌,是一个作家的历史使命与担当,也是一个故乡人无法抛弃的故乡情结。

作者讲述以茆家湾为代表的现代农村,没有走马观花,没有蜻蜓点水。他长期与农民打交道、交朋友,长期深入农村,体验农村生活,收集素材,厚积薄发,《一湖丘壑》也就水到渠成,应运而生。

我认为,长篇小说《一湖丘壑》,是继《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山扛爷》之后,又一部以乡村为题材的力作,是接地气的乡土文学,宛如驼表叔屋边那眼沁水般甜得酥心,又如酸果果的柠檬果酸得有味。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作为门外汉的我,看到了小说中许许多多的方言、俚语,如“屙屎不出怪茅厕”“推杯”“戴高帽子”“扯怪教”“黄眼狗”“竹叶子贴勾子”等等,让人忍俊不禁!

读罢《一湖丘壑》之后,心中怡然,熟悉的乡村仿佛是一幅水墨丹青,在我眼前浮现;勤劳的父老乡亲仿佛在深情呼唤,在我心中萦绕!

这就是乡恋,这就是乡愁,这就是故乡飘来一缕温馨的春风!

刘武洋

版权声明:资阳网是资阳新闻传媒中心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资阳日报》、资阳广播电视台视听节目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资阳网”和作者姓名;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下载‘今日资阳’APP 了解更多新鲜资讯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