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绑定手机号

位置:首页 >原乡

“杀角”

李大爷问李大娘:“你这啰嗦婆娘,补个小粑粑要摸梭好久才做得完?”李大娘满脸堆笑:“不着急,最后一针,马上就杀角了!”

在四川方言中,把一件事、一个活儿做完了、干结束了称为“杀角”了。也许是过于生僻之故,这一词,除了四川人,在其他方言中几乎从未听说过。

尽管四川老乡之间,此词一出口,彼此都能心领神会,但如果落实在书面上,这两个字该怎么写,却各说各话,莫衷一是。《汉语大词典》用的是“煞果”,蒋宗福著《四川方言词语考释》采用的“煞搁”,王文虎等编的《四川方言词典》兼顾二者:“煞搁(煞果)”。对四川方言与民俗颇有研究的大作家李劼人在作品中用的是“煞搁”。

不论“煞果”还是“煞搁”,都只能说是表达出了四川话的语音,只能算是方言书面化过程中的“同音代替”,从“煞”“果”“搁”三字中任何字的词根意义上都看不出“结束”“完毕”的意思。

这必须从源头上去寻找此词的产生的背景与基础。四川古人何以用此词来表达“结束”“完毕”?读闲书时,读到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说是“杀过”。说的是张献忠“洗”四川,挨村挨户,无论男女老少,见人就杀。老百姓听说“黄虎”张献忠的部队来了,纷纷跑到山上、野外去躲避。直至大军过后,劫后余生的人们再回到村子,相互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杀过没有?”回答说:“杀过了!”人们就放心了。表示一场浩劫结束了,到后来,人们引申开来,把每一件事做完了都称为“杀过”了。但这词有一点说不大过去,作为张献忠屠蜀这种血腥而恐怖的记忆,一代古人巴不得早点忘记,不大可能以一个词来牢记此事。而且传说中说的张献忠屠蜀是把四川杀得几乎绝了种的,在绝了种的情况下不大可能让这个词广泛传播开来。

而且,四川人在使用“煞搁”一词时,还灵活地将其拆开来表达,比如说:“说得脱,走得脱,这事不说清楚,煞不到搁!”既然可以分解为“煞不到搁”,从语法上讲,这“煞”和“搁”俩字中,前一个字应该是动词,后一个应该是名词,构成动宾关系。而“煞”和“搁”两个字都是动词。“煞果”倒是动宾关系,但二字看不出有任何词义交集。从这个角度讲,“煞搁”与“煞果”都不符合语法要求。

另一种说法,说是这词来自于木匠。说是古代的木匠们在做桌子、凳子之类带面子的木器时,最后一道工序是修正桌面、凳子面,如果发现角角边边有不正的地方,就锯一锯、刨一刨即大功告成,这个程序被木匠行业称为“杀角”。因是最后工序,后来人们就把一切事情结束都称为“杀角”。

从一切文化艺术皆来源于人民大众的劳动这一学说讲,笔者认为“杀角”这一说法最有依据,最经得起推敲。而且从语法结构上说,这就是典型的动宾结构,也适合“杀不到角”这一类灵活的化用。

汪古翔

责任编辑:张珊

相关推荐

版权声明:资阳网是资阳新闻传媒中心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资阳日报》、资阳广播电视台视听节目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资阳网”和作者姓名;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下载‘今日资阳’APP 了解更多新鲜资讯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