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绑定手机号

位置:首页 >原乡

卖菜

“燕儿,起床了。”

奶奶的声音从隔壁堂屋传来,似乎夹杂着一股牛皮菜的清香味。我睁开惺忪的双眼,拿起枕头边的金色手表,手表显示:4点20分。

鸡在耳边聒噪,心里极其烦躁,想着放学回来就把它炖了!

我趿拉着鞋,将水瓶里的水倒进脸盆,打湿香皂,抹在脸上,人一下就清醒了。

“燕儿,脸洗好没?”奶奶急促的声音再次传来。

“好啦,不要催嘛。”我连忙背上书包,穿上鞋,跑到堂屋。

堂屋是堆菜的地方,放着满满四箩筐的蔬菜。我摇了摇箩筐,好沉。

“今天爷爷不在,这四箩筐菜啷个背哦?”

奶奶忙着洒水在菜叶子上,小心翼翼地用薄膜遮盖好。她郑重其事地告诉我:“等会儿我先把那两筐挑一段路,然后你就在那里等我。我再回来挑剩下的两筐。”

“天还没亮,我害怕。”我极不愿意。

“我们走到那里就天亮了,有啥怕的嘛?”

寒冬腊月,路上一片漆黑,无情的寒风简直想在人脸上撕开口子,我才想起忘了擦“香香”。我揉搓着已经长了一个冻疮的右耳,跟在奶奶身后。

扁担“吱嘎吱嘎”的声音与奶奶的喘息声,让这漆黑的周围显得不那么狰狞。我心里默念着今天老师要抽查背诵的《少年闰土》——“深蓝的天空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戴银圈,手捏一柄钢叉……”

不知走了多久,到了我经常用一毛钱买两根辣条或者两包烂杨梅的小卖部,奶奶停了下来。

“你在这里守到,我马上就挑过来。”

“嗯,你快点。”我几乎快哭出来了。

奶奶拿着扁担走后,我蹲在箩筐旁,用长着冻疮的小肥手抠箩筐里的菜,最下一层是萝卜,萝卜洗得雪白雪白的,竟然从筐里露出亮光来。

洗萝卜是最恼火的事儿。冬天河水冰冷刺骨,爷爷总是带着一双黑皮手套坐在河坎上给一个个“圆不拢耸”的白萝卜切头、去泥,然后弄到河水里去洗。爷爷那一双大而粗糙的手因此经常爆“冰口”(手脚因冷冻而皲裂的口子),“冰口”里总是黑色的,刚开始看着瘆人,后来也就习惯了。

把挨着筐边的萝卜一个个抠出不起眼的小坑后,我又去扯花菜、莴苣、大葱,但尽量克制着不对它们造成太大的伤害,毕竟卖相很重要。

寒风在耳边呼啸。我极力不看周围,总感觉有东西在黑影中,担心一转身就会看到它,并将我大快朵颐。

不知过了多久,脚也麻了,奶奶还没来。

当我几乎快睡着的时候,“吱嘎吱嘎”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下意识地站起来,脚已经麻了:“奶奶!”

“来啦!”天微微亮,奶奶嘴里吐出的热气飘散在晨雾中。奶奶很壮,可以吃下一大碗面,因为小时候总是吃猪油面,搞得我现在对面有一种天然的反感。在我印象中,面除了胀肚子,就没啥作用了。

这次奶奶走得更快了,我不得不一路小跑跟着。奶奶说:“等会儿你还是要把菜守着。”

“我守在这里,小卖部那里就没人了。”

“所以我要走快点啊,我马上回去。”

如此折腾了三四次,八公里的路,我们将“漆黑”走成了“蒙蒙亮”。

菜市场的时候,奶奶前一天用塑料薄膜占的位置早已被其他卖菜的抢去了一大半。其实在农贸市场卖菜区,是不能占位置的,只能说是个标记,早到早得。奶奶费力地挤进去,一边小心翼翼地把菜拿出来一边催促我:“燕儿,你快去上学,不要迟到了。”

我急了:“我还没吃饭呢!”

我接过奶奶递过来的两元钱“巨款”,买了一个面包,也算犒劳自己这么辛苦早起。

转过拥挤喧嚣的菜市场,我迎着熹微晨光迈上了上学路。

今天肯定又是我第一个到学校。

唐文瑞

责任编辑:张珊

相关推荐

版权声明:资阳网是资阳新闻传媒中心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资阳日报》、资阳广播电视台视听节目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资阳网”和作者姓名;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下载‘今日资阳’APP 了解更多新鲜资讯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