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绑定手机号

位置:首页 >原乡

北国的雪

第一次见到北国的雪,是1991年12月到东北当兵时的事儿。

至今我仍记得,1991年12月9日从家乡四川资阳出发,13日下午4点左右到达位于辽东半岛的丹东市境内的部队营地。在成都时,趁让厕所之机,我买了张中国地图,每到一个站,便用笔勾画一下。家乡处于川东,虽然生活了18年,印象中却很少见雪,偶尔见到雪会蹦起来,欣喜得不得了。

火车翻过秦岭,便有了雪,一眼望到边的雪铺满了整个大地,心里真想下车触摸那银白色的雪。西安、郑州、新乡、石家庄、北京,火车一路北上,到北京时,由于是中转,只停留了短短的几个小时,下车时凛冽的寒风吹在脸上,像是被滚烫的开水烫过之后,猛然伸进冷水里的感觉。在外面呆的时间越长,越不舒服,还有种刀割的感觉,让人受不了。

从北京到沈阳,又中转一次,但仍没有见到雪,看到的是火车车箱边沿结下的冰柱,列车工作人员用工具不停地清理,清理好了,列车开始了沈阳到丹东的行程。到了部队驻地,正好是下午3点过,接兵车直接拉到了部队。从接兵车上下车,看到营地到处堆积的都是雪白的雪,白得晶莹剔透,让人喜爱,情不自禁地抓了一把雪,捧在手里,虽然手很冷,但还是对雪爱不释手。“不要看了,以后有你烦的时候。”老兵们一句话,打断了思绪。

自那以后,只要一下雪,早晨的早操就改成扫雪,先是用推雪板推,再用扫帚扫。把营区的所有道路要清扫出来,那时候只知道一个劲地干活,只有不停地干,才不会感觉到冷。时间一长,我也慢慢地体会到了“下雪不冷,化雪冷”的道理。虽然冷,但假日里一有空就和战友们一起打雪仗、堆雪人,冲淡了想家的情绪。

记得有一次,下了一场大雪,足足有20厘米厚,穿着大头鞋踩在雪地里咯吱咯吱作响,在一个小山坡上,和战友们穿着军大衣,头戴毛皮帽,抱紧头,从山坡上滚到到山下去,在雪地里打滚,比谁滚得远,滚得直,别提有多开心了。特别是在下雪后的天气里,找来一树枝,在雪地上写字更是一件趣事,走到哪写到哪,不受地域限制,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战友还互相比赛,看谁写得好。

近日,东北的战友发来微信,说沈阳下大雪了,让我再一次念起了北国的雪,它是那么白、那么惹人爱。那些走在雪地里,唱着《雪绒花》,写着《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美好时光,让我深切地体会到了祖国的博大,山河的壮美。

如今从成都到沈阳乘坐高铁只需短短的9个多小时,比起28年前的三天三夜,见证了祖国的发展和强盛,在心底里由衷地想大喊一声——祖国!我爱你!

黄志禄

责任编辑:黄瑞

版权声明:资阳网是资阳新闻传媒中心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资阳日报》、资阳广播电视台视听节目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资阳网”和作者姓名;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全部评论 0条评论
    暂无评论

请先登录